邂逅新世紀海南第一縷陽光
2019-12-30 17:01 來源: 海南日報 編輯: 莫中圓 【字體:   打印


在三亞藤海灣迎接千禧年第一縷陽光的黎族姑娘。黃一鳴

文/海南日報記者 侯賽

轉眼間,2019年的進度條,只剩下最后1天。2020年即將來臨,驀然回首,曾經很多人滿懷期待跨入的21世紀,竟在不知不覺中,度過了五分之一。雖然2000年已經過去了很久,但很多人依舊懷念它。

在海南人的千禧年跨年記憶中,當新千年的第一縷陽光照耀三亞藤海灣時,曾有許多人又蹦又跳、淚流滿面。

世紀預言和“千年蟲”

關于千禧年,至今讓人印象深刻的大概是世紀預言和千年蟲了。當時關于“世界末日”的傳言甚囂塵上,17世紀法國“預言家”諾查丹瑪斯的《諸世紀》在一些人手中悄悄傳閱。

“回想起來,當時大家還真是杞人憂天。”海口市民符瓊對當初的情形依然津津樂道。當時正在讀初中的符瓊,印象最深的就是班中同學之間互傳著各種關于“世界末日”的小道消息。有同學家里甚至購置了家用發電機,預備萬一“世界末日”來臨沒有電時,自家還可以發電維持一段時間。

符瓊還記得,那年傳得神乎其神的所謂預言還包括:1999年8月18日那天,太陽系九大行星以及太陽和月亮的空間位置將排列成一個大十字架,地球位于大十字架的中心。人類將迎來巨大災難。

好不容易在緊張中度過了1999年的絕大多數時間,到了年底,計算機病毒“千年蟲”在全球爆發,又讓不少人陷入恐慌。

“千年蟲”是指使用了計算機程序的智能系統在新千年到來時,因無法區分“00”究竟是代表“1900”還是“2000”,引發系統功能紊亂,從而引發全球性問題。

“千年蟲問題是新舊世紀交替之時的一個重大事件。這一事件無論是對人類,還是對計算領域或者技術領域來說都是一個很好的教訓。”海南日報信息技術人員韓萬光回憶,事實上從1998年開始,大家已經開始為防范“千年蟲”做準備,省里組織相關部門開了無數次會,在2000年來臨之前,他們提前備份好了數據,更換了最新的軟件設備。雖然做了十足的準備,但在零點到來之前,大家懸著的那一顆心還始終不敢落地。

浙江科技報記者湯茹悅在回憶文章中披露了當時的心情:“1999年年底,每次用電腦,我都會擔心,我的計算機到底會不會識別‘00’。1999年12月31日那天晚上,我特意和家人待在一起,一直到午夜都不敢睡。”


游客市民在三亞大小洞天送別上世紀最后一輪落日。黃一鳴

跨入新時代的喜悅和狂歡

“世界末日”的謠言、“千年蟲”的恐懼曾讓很多人睡不著覺,但事實證明,這一切都是杞人憂天,新千年的鐘聲準時敲響了,整個海南島沉浸在展望新世紀的喜悅和幸福中。

1999年12月31日下午6時整,隨著1999年最后一縷霞光從天邊漸漸褪去,2000年迎接新世紀的慶典在三亞南山舉行。

據當時在三亞南山負責策劃活動的媒體人肖劍回憶,當時人們從四面八方趕到這里,統一著裝來到觀海平臺,為新千年歡呼、為新千年祈禱。時任海南省委書記杜青林宣布:“2000年神州世紀游海南(三亞)迎接新世紀慶典開幕。”話音剛落,數百只和平鴿從人群中振翅齊飛,全場響起雷鳴般的掌聲。


在海口人大會堂舉行的迎接2000年海口萬人歡慶之夜,人們欣喜若狂為新千年到來歡呼。資料圖片

而當天晚上,在椰城海口,同樣是一片歡聲沸騰。剛上大學的鄭國強和班上同學,坐著“喘息粗重”的老式中巴車,一起來到海口人大會堂廣場跨年。

廣場承載著椰城人喜迎新千年的狂熱。在學生們的載歌載舞中,1999年23點53分,海口人大會堂廣場的大屏幕畫面切換到北京中華世紀壇的場景,人群一陣歡呼,人們揮舞著雙手,兩眼緊盯著大屏幕上的倒計時。23點59分50秒,伴隨著電視屏幕上北京中華世紀壇的歡慶畫面,人們一起數著“8、7、6、5、4、3、2、1”——2000年來了!人們不約而同地發出迎接千禧年的歡呼聲,喊聲和著北京“中華世紀鐘”的洪亮鐘聲,響徹椰城的夜空。

熒光棒、彩旗、氣球、衣服、帽子……人們揮舞著一切可以揮舞的東西,有人將衣帽拋起來了,象征希望的七彩氣球飄向夜空。人群中老的少的,認識的不認識的,互換著自制的“千年同心禮”,嘴里都是祝福的話語。廣場上響徹著迪士科的狂熱旋律,青年們手拉著手加入舞圈,他們扭著身體,盡情感受新千年來臨的喜悅。


人們在三亞藤海灣迎接千禧年第一縷陽光。黃一鳴

迎來新千年第一縷陽光

千禧年跨年的狂歡并沒有因為夜色的加深而結束。在三亞藤海灣的沙灘上,來自全國的媒體記者,來自世界各地的游客,上千人在此等待新千年的第一縷陽光。

據當時參加第一縷陽光拍攝的時任海南日報攝影部主任武進群回憶,2000年1月1日清晨7點鐘左右,中央電視臺現場主持人敬一丹面對全球138個國家、1000多個城市的40億觀眾說:“這里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海南省三亞市……”7時16分,離海平面一段距離的天邊,太陽噴薄而出。7時17分,紅日慢慢變大變圓,像小孩子的笑臉。7時18分,隨著越來越快地升騰,一輪紅日終于沖破層層云霧,射出萬丈光芒。

現場音樂響起,人們歡快起舞。敬一丹面對著鏡頭說,“三亞是我國的南大門,也是開放改革的前沿地帶。選擇三亞作為迎接新千年第一輪日出的直播地點,是時代精神的象征”。


海南日報2000年1月1日刊發的新千年日出照片。武進群王軍

2000年1月1日,海南日報的頭版上出現了一張巨幅跨版圖片,拍攝的正是新千年的第一縷陽光。圖片說明上標注:2000年1月1日7:16攝于三亞藤海灣。當天的海南日報一出,不少媒體同行都給報社打來了電話,很多人不敢相信海南日報能在第一時間刊登當日的日出照片。在數碼相機還未普及的年代,紙質媒體大部分使用膠片相機,從圖片拍攝到沖印再傳回報社,往往要花費幾個小時。

這張圖片的拍攝者武進群回憶,為了千禧年跨世紀的版面策劃,海南日報編輯部開了多次會議,自己也利用私人交情,從《南方周末》的一位同行那里借來一臺當時最先進的佳能520數碼相機。這臺相機體態笨重卻價值不菲,價格要26萬元左右,后來數字技術快速發展,數碼相機變得越來越輕巧,價格也越來越親民。

剛剛進入海南日報工作,一同參與新千年日出拍攝的時任海南日報攝影記者王軍回憶,自己在2006年,以2300元的價格從某收藏網站上拍下當時使用的這款佳能520相機,作為對新千年跨年的紀念,也是對自己職業生涯中重要一刻的留念。

像王軍一樣,相信很多人都對千禧年有著刻骨銘心的回憶。很多人都不會再有跨越世紀的機會,那種一邊聽著末日流言,一邊踮腳張望一個美麗新世界的心情,同樣不會再有。但是轉念一想,那個清晰明亮、欣欣向榮的年代,至少經歷過,這本身就已經很幸福了。
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
版權所有?海南省人民政府網  中文域名:海南省人民政府.政務
主辦:海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   協辦:海南省工業和信息化廳  
瓊ICP備05000041  政府網站標識碼:4600000001   瓊公網安備 46010802000004號